永远在路上的“改文风”是否上路了?_所罗门之书

2019-06-11 12:00 来源:企鹅手机

林怡君永远在路上的“改文风”是否上路了?_传闻中的七公主中文版

云南有高原反应吗

火锅底料gai

鬼泽夫妇

中央明确2019年为“基层减负年”,通知聚焦“四个着力点”,“文山会海”是其中之一。

两会期间发文治文,似乎有特别用意,而两会的重要文件之一,在检察机关恢复41年以来,获得赞成票最高的最高检工作报告,不失时机地充当了这一次“改文风”的样本。3月13日《检察日报》报道了最高检工作报告背后的故事:给人印象最深的是,征求意见请到了快递小哥,报告框架打破了近10年的传统,下降的数据也坦然向代表汇报,附件二维码的后面有代表的专属页面,等等。每次提及改文风,必然涉及到文章的篇幅问题。这一次也一样,规定中央印发的政策性文件原则上不超过10页,地方和部门也要按此从严掌握。

这次最高检工作报告正文万字,不到20页。向全国人大提交的工作报告应该不受“10页”所限,但该报告的示范意义,不在篇幅,而是它找到了改文风的“切入点”。代表发现,和往年相比,今年的最高检工作报告花了更多的笔墨讲述最高检自身的工作。

这一转变不是主观随意的。

它首先是吸纳了往年代表们要更多了解最高检自己的工作的意见,其次考虑到地方检察工作已经地方两会审议,即使要兼顾地方检察工作,也要尽量从最高检发挥领导和指导作用着笔。

最高检怎样讲自己的呢?其中“下降的数据也要向代表汇报”可窥斑见豹。

报告列举了11个下降的数字。

在征求意见时,引起系统内人士的惊呼。

在压力面前,最高检认为,一是报告应该着眼于长远,几十年之后,还能从这里再现真实的历史,体现中国法治的自信;二是以敢于“现丑”的勇气,引导代表和社会的专业评判能力。

比如办案数升降并不必然反映检察工作的优差,有些数据下降,反而体现社会进步。

改文风,我们听得耳朵生茧的话是,在思想上尊重群众,在感情上亲近群众,在工作上贴近群众,云云。

最高检工作报告不是从形式去贴群众的标签,而是刀刃向内,过去主要讲系统的面上的工作,现在更加突出讲自身工作。

解决好了自身的问题,你才能有资格代表群众,去领导和指导,去为人民服务。

这里说个题外话,俄罗斯最伟大的作家之一托尔斯泰,不论是他的身世还是他的作品,无不心系苍生,悲悯天下,但他的文学创作,从一开始就是“解决自身的问题”,他所有探求的中心就是他自己。

《复活》中的聂赫留朵夫,《安娜·卡列尼娜》中的列文,《战争与和平》中的皮埃尔,其实都是他自己的化身,三个角色无不是从解决自己内心的信仰问题入手,从而打通人生之路的。

工作报告和文学作品的共同之处,都是以文表意。

现在说的文风,早在延安时期就提出了,为什么久治不愈,或反反复复,”永远在路上“,与其说是一种自励,不如说是一种自慰。

很重要的一点,都想走“代表群众”的捷径,以”牧羊人“自居,却避开了“解决自身的问题”这一条充满荆棘的艰辛之路。

”问题导向“是当下很流行的工作方法和原则,但很多人只盯着别人和面上的问题,从不认真内省自己。

在改文风方面,多在篇幅长短,文句雅俗上下功夫,改文风变成了”改文字“,不得要领,过段时间一阵风。

而最高检工作报告之所以有样本价值,主要在于它们找到了“解决自身的问题”这个切入点,”以人民为中心“就水到渠成,使改文风真正上路了。

作者:易国祥。

(责任编辑:佚名 )